当前位置:233小说网 > 历史 > 大学士 > 第四百七十七章 泰昌(全本)

第四百七十七章 泰昌(全本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就在东厂这里。

    “大胆,反了,反了!”黄锦猛力地拍着桌子:“来人了,把毕云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四个黄锦的心腹同时扑上去,将毕云架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几个毕云的心腹已经带着大队人马提着兵器冲了过来,见厅堂中毕云被黄锦等人拿下,如何肯依,一声大喊:“救毕公公!”

    十几个东厂的番役同时冲了进去,一声喊,将黄锦等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黄锦大喝一声:“怎么了,要造反了。陛下手敕,捉拿犯官毕云问话。不相干的,就不要插手,否则,一律杀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堂之中剑拔弩张,就像是一个火药桶,只需一点火星,立即就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平秋里见势不妙,等下若真火拼起来,毕云人多势众,他和黄锦未必能讨到好。

    他轻轻将手中的茶杯放下,咳嗽一声,柔声道:“毕云,这个孙静远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惹陛下不高兴,如今已经被锦衣卫拘了,连带着牵累了毕公公。其实,以孙淡和陛下心目中的地位,也不需担心。只要将事情说清楚了,一切也就风平浪静了。黄公公领命来接手东厂事务,也是陛下的圣旨。你又何必为难黄公公呢,一点小事,非要上纲上线,弄出一桩血案来,没必要吧。”

    平秋里此话一说,毕云皱了皱眉毛,虽然对平秋里非常没有好感,却不能不承认他说得在理。作为一个内侍大太监,他还不至于胆大到同皇帝抗衡的地步。再说,如今孙淡是生是死还不知道,与其在这里磨蹭,还不如快点从这里脱身去打探消息,看孙淡那边究竟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毕云对所发生的一切还茫然未知,又担心孙淡,也不想再同黄锦纠缠,大喝一声:“都退下去去,我马上要进宫去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毕云手下的几个番子听毕云这么说,都忿忿地收起了兵器,正准备退出大堂。

    见事情变成这样,陈洪心中大急,他看到平秋里突然面路狰狞,朝黄锦悄悄做了个砍头的手势。

    黄锦回意,手摸到背后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陈洪这个时候再顾不得许多,一个箭步跃将出去,手中高举着孙淡的手信,大喊一声:“皇帝已经大行,毕公公,孙先生有手书在此,即刻拿下黄锦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屋中众人都是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黄锦突然明白过来,转头对着陈洪就是一声怒喝:“你这个叛贼!”

    “动手,都杀了!”毕云当机立断,一声虎吼,双臂一绷。抓住他胳膊的四个太监就如断线风筝一样弹了出去。

    好个毕云,也不迟疑,身体一纵,跃上前去,一掌就拍黄锦的一个心腹额上。那人眼睛一白,米口袋一样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呐喊,毕云手下的番子同时抽出兵器,乱刀朝黄锦等人砍去。

    可怜黄锦等人猝不及防,骤然之间,就被砍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一阵尖锐的破空声,平秋里双手连连挥舞,一片铁钉射出,满屋都是惨烈的叫声:“黄锦,快杀回西苑,若让孙淡控制住那里,大事晚矣!”

    “好,杀回去!”黄锦身上也中了一刀,头发也散了,混身都是鲜血,尖声大叫着朝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陈洪冷笑着拦住大门:“干爹,你老人家别急着走嘛,儿子还没有孝敬你呢!”说着话,就一拳朝黄锦面上砸去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找死!”黄锦怒喝一声,头一甩,避开陈洪的拳头,右手并成一个鹤嘴,电光石火间朝陈洪的胸口一啄。

    如今的黄锦已经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,如果不是他身上带着病根,只怕已是继朱寰之后的天下第一。他如今一身武艺只剩了七成,可即便如此,依旧排在冯镇之后,稳坐第二把交椅。

    陈洪武艺本就不高,如何抵挡得住,只觉得一阵剧疼袭来,一身力气消失不见,软软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火辣辣的掌风从后袭来,还未印在身上,已震得他胸中血气一阵翻腾。

    “毕云的铁砂掌!”黄锦心中一阵冰凉,这家伙的武艺只比自己略输一筹,又突然偷袭,这一掌他是断然躲不过去的。若被他击中,只怕这条命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身边有条白色的影子闪过,黄锦也顾不得那许多,伸手一拉,就将那道影子朝身边一拉,恰好挡住毕这势大力沉的一掌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惨叫,正是平秋里的声音,接着就是热热的鲜血喷到了黄锦绣脖子后面。

    黄锦几个纵步,远远冲了出去,在冲出去的一瞬间,他还回头看了一眼。却见平秋里正趴在门槛上,被毕云手下的乱刀淹没了。

    同时,平秋里不断发出怒叫:“黄锦,我做鬼也不会防过你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黄锦再不回头,一口气朝前跑去,转眼就从东厂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东厂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见黄锦浑身是血地冲出来,自然不敢阻挡,如此倒让黄锦逃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锦一跑出东厂大门,就有几个手下牵马过来:“干爹,你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!”黄锦一咬牙,使劲地给了战马一鞭子:“都他妈跑起来,去西苑,叫上所有人带上兵器,皇帝已经大行了,千万不能给贼人作乱的机会。快快快,迟上片刻,我等都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黄锦手下的人都吓得面容惨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路狂奔,黄锦只觉得自己的血越流越多,头也阵阵发晕。不过,随着他不断将命令传递下去,黄锦系的宦官们也越聚越多,不多时已经聚集了上百人,都是手持武器。

    看到已经有这么多人,又都是武艺出众的心腹,黄锦心中稍微安定了些。靠这些人,应该能够控制住西苑,到时候另立新君,他黄锦的荣华富贵却是跑不掉的。

    眼见着就看到西苑的大门了,那边依旧黑压压没有灯火,看起来很是平静。

    黄锦舒了一口气:终于赶上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间,从街口处涌出来一大全手提兵器的汉子,都是剽悍凶猛之士,火把将整个街道都照亮了。

    黄锦一看,这些人都做平民大扮,大喝一声:“哪里来的贼人,在京城之中持械集会,就不怕被诛三族吗?我是司礼监掌印太监黄锦,都放下兵器,束手就擒,或可留尔等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那群人走出一个手提铁杖的中年壮汉,一声长笑:“某乃漕帮汪古,得内阁众相之命,在此戒严。前面已经封路,所有人都不许通过,违者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黄锦冷笑:“内阁要戒严西苑还轮不要你们这群叫花子,快快闪开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不让开呢?”汪古反问。

    黄锦一咬牙:“来人,随我杀过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淡宅中,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陆松突然惊醒过来,大喝一声:“现在什么时候了,孙淡怎么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陆炳和众人一刹间都清醒过来,同时大喊:“韩月,你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韩月突然一脸泪痕:“禀陆大人,皇帝已经大行了,我家老爷已经同几个相爷进玉熙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陆家父子同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喊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景阳钟响了起来,整个京城都在这钟声中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!”陆炳一张口吐出一口热血,放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苑外面,黄锦和漕帮都抽出了兵器,眼见着就要杀成一团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景阳钟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锦身体一颤抖,从战马上落地。

    西苑的大门缓缓打开,内阁各大辅臣,六部尚书和孙淡一道走了出来,所有人都是一身素白。

    杨一清厉声道:“不要动手,所有人都将兵器放下。听首辅大人安排。”

    杨廷和走上前来,大喝道:“陛下已经大行,有遗命,立即捉拿黄锦下狱!若有反抗,天理不容,国法不容。”

    黄锦手下的人面面相觑,须臾,都将手中兵器扔在地上。在文官的力量面前,在国家机器面前,任何一个个体都是渺小的,即便是权倾一时的黄锦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终明一朝,从未有藩镇割据,从来没有发生过中央权威被极大削弱的情形。

    封建社会的中央集权制度,在明朝已经完善得像一台精密的机器。

    而资本主义的萌芽,在封建制度得到极大完善,国家财富积累到顶峰的时候悄然萌芽,只需细心呵护,必将长成大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阳钟还是“嗡嗡”响着。一口气敲了九九八十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皇宫吗?”站在太和殿中,孙洛伊好奇地看着正面的须弥座,又看看地上的金砖,拍手笑道:“好漂亮啊,这房子比我家还大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要不,你以后就住着别走了。”一个身穿红色龙袍的小胖子手中拿着一个蟋蟀笼说:“这里面好无趣,又没人陪我玩。”此人就是大明帝国的新君朱载菟。

    “谁要住这里了?”孙洛伊嘟着嘴唇,道:“这里面又没有花又没有草,全是大房子,没意思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走,不要走。”小皇帝嘴巴一瘪,哭道:“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说话的人,你走了,我找谁去玩啊?”

    “爱哭宝,卖灯草,你可是男人啊,男人流血不流泪。若换你是我弟弟,早被爹爹打死了!”洛伊不屑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,杨相要打人?”小皇帝吓得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洛伊:“懒得同你多说,我要去找娘了。”她转头问一个小太监:“吕芳,我娘呢,带我过去,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吕芳忍住笑:“我的小姑奶奶,可不能这么折腾万岁爷啊。会昌侯夫人正在同太后她老人家说话呢,宫中自有规矩,等下万岁爷的登基大典举行完毕之后,你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得等,好无聊啊!”小姑娘很不耐烦:“这地方好没意思,我要回家去,爹爹昨天刚给我扎了个风筝,我还约了人去放呢?”

    “这地方怎么不好了,我的姑奶奶,等你长大了,这里可就是你的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大,我什么时候长大?”

    “十四岁吧。”吕方笑道:“还有十几年,一晃眼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洛伊来了你好。”小皇帝拍着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阵脚步声。陈太后和孙淡、毕云和陈洪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孙淡上前一步搀着小皇帝的手:“陛下,时辰到了,该出去接受百官的参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!”孙洛伊大声说,这小妮子,什么地方热闹,她就往什么地方钻。

    陈太后一笑:“这小姑娘好生聪明伶俐。”她伸出手摸了摸孙洛伊的脑袋:“洛伊,迟早有一天你会接受百官参拜的,不过是现在,还得等上一段日子。”

    孙淡一笑,从小皇帝手中接过蟋蟀笼子递给吕芳,又牵着皇帝大步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掀起明黄色的门帘,外面的广场上上千个官员同时跪在地上:“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    小皇帝吓得面容惨白,“哇!”一声大哭起来:“洛伊姐,我要洛伊姐姐!”

    孙淡叹息一声:这个孩子,怎么同孙晓觉一样老实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一天,大皇子朱载菟正式登基为帝。而内阁也在皇帝登基这一天做出重大人事调整。杨廷和辞去内阁首辅一职告老还乡,由杨一清接替元辅一职。补孙淡、杨慎、王元正为内阁阁员。

    次年,改元泰昌。

    泰昌一年,内阁首辅杨一清因病辞职。华盖殿大学士会昌侯孙淡补内阁首辅一职,杨慎任次辅。

    在任期间,孙淡大力推行一条鞭法,并改革军制,扶持商业,在泰昌十四年皇帝亲政时,国库已经积累了两千多万两银子,国家财政得到极大改善。

    同年,孙洛伊被册封为皇后,并诞下皇子。

    皇帝亲政之后,孙淡一改当初大刀阔斧式的政治改革,为政风格转为温和。

    到泰昌二十年的时候,他索性此去内阁首辅一职,回家养老,自到八十岁时,无疾而终。其时,其自孙晓觉已官居礼部左侍郎。这个孩子生性木讷,为人宽厚,孙淡当初本不看好这个儿子。而这个孩子读书也没什么才能,一口气考了三十多年,什么功名也没捞着。可等到四十岁那年,也不知道他怎么得突然开了窍,一路从童生考到了进士,总算让孙淡得到一些安慰。也让孙晓觉的岳父蓟辽总兵官冯镇高兴得从马上掉了下去,摔断了一只腿。弄得他的另外一个儿女亲家,锦衣卫指挥使韩月还派人送了两斤人参过去给他补养身子,吃得老冯鼻血长流。

    冯镇当年也是苦过的,一但富贵,三妻四妾,十多个孩子,儿女亲家极多。连孙佳的儿子都做了他的女婿。

    孙佳的那个儿子的出现很是蹊跷,也不知道父亲是谁,倒是个聪明伶俐的风流郎君。十二岁中秀才,十六岁中举人,二十岁中进士。后来官至山西布政使,是个得力干才。孙佳的儿子自然是姓孙的,中了进士后,因为要实授官职,自然要盘查一下他的来历。吏部的人查了半天,最后查到会昌侯府头上,自然不敢再查下去,胡乱给他填了个履历,就此罢手。

    至于江若影,一直住在孙宅帮孙淡带两个孩子,也没有嫁人。等孙淡的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之后,又给孙淡带孙子,孙女。孙晓觉一口气给孙淡生了三个孙子,四个孙女,倒将江若影给累坏了。除了当保姆,江若影还兼了族学的先生,她也是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虽然有这李时珍父子的细心治疗,可肺结核这种病在明朝就是不治之症,方唯于泰昌二年去世,死前还给孙淡写过一封信,上面写着:“辛苦最怜天上月,一夕如环,夕夕都成玦。

    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

    无那尘缘容易绝,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说。

    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。”

    这是孙淡的旧作。

    方唯知道这辈子她与孙淡只能是有缘无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淡身边人各有缘法,各有悲喜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生,这就是生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时,孙淡的外孙已继位为帝多年。

    晚年的孙淡虽然富贵逼人,可却没什么架子,衣着随便,常年出入在市井之间,听听曲,喝喝茶,倒也逍遥。

    遇到春和景明,他还带着枝娘,两老口拄着拐杖在西山踏青。兴致高的时候,还放声高歌:“犹见山之樵与村童,春日会鼓声逢逢。此山之高过岱宗,或者其让云雨功。宣气生物理则同,磅祌万古无终穷。何时结屋依长松,啸歌山椒一老翁。”

    听到的人都大声喝彩:“这老汉,中气真足啊!”

    其时,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站在人群中,指着那个高大挺拔的背影说:“此人乃是天下第一名士,孙淡孙静远是也!胸中自有浩然之气,能不洪亮吗?”

    (全书终)
添加书签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投推荐票错误举报